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谈情说案.02

谈情说案.02---横滨(上)

“太宰警官?”

...

“太宰警官?”

...

“太宰警官!”

嘭的一声太宰治从桌面上弹了起来,睡梦中被冷汗汗湿的头发黏在面颊上,脸上是几乎不会出现的惊恐。几秒后他盯着叫醒他的小警官,严肃的表情几乎要把面前的年轻人吓出眼泪来。

这莫名的心悸是怎么回事?

“那...那个太宰警官,你没事吧?刚才叫了您好久,”小警官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紧张的咽了口水“那个,乡本健太郎已经带回来了,中岛警官也已经去了青木英子的家里,您要不要......?”

“好。”太宰治果断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椅子角一下子撞翻了桌底的箱子。头也没回的直接向审讯室走去。

-------------

昨天下午太宰治从古川古川家回来后就直接开了会议。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古川家不寻常的古怪,只不过没人说出到底哪里古怪。直到看守所里面关着的一个小混混嗤笑着开了口。

“你们在说古川家的那个女儿?”小混混用手刮着栏杆上的漆“古川穗乃果?不就是古川家那个疯子吗?怎么,她又犯事了?”

“真可惜啊,去精神病院的话我就干不到她了。啧啧啧上次我干过一次,感觉不错,挺好,特别是那个屁股,摸上去手感真的,唉我又想试一试了。”笑着露出被烟酒腐蚀得一塌糊涂的黄牙。

捕捉到这句话的中岛敦醍醐灌顶般的敲了敲江户川乱步的桌子。

“乱步先生?古川要是进过精神病院还可以查到的吧?”要是这样就有线索了。

“常理上来说是可以的。”头也没抬地就在自己的电脑上开始工作。

江户川乱步——国家级黑客,目前为政府工作。

“找到了。”江户川乱步陷在椅子里动了动鼠标,把信息投影了出来。

“古川穗乃果,十八岁以前因为受到巨大打击精神失常接受心理干预,进过精神病院。满十八岁以后被允许出院,一直在服用药物。后来因为毒品和斗殴进过几次看守所,因为自残行为是医院里的常客了、”江户川乱步顿了顿,声音沉了下去带着“果然这样”的意味:

“两个月前她停了药。”

太宰治从听见精神病院那时起就从桌子上顺起一支白板笔,在案件分析版上把所有的已知条件写了出来。

我就知道,那些整齐的不寻常的书册肯定有问题。精神病人通常会被要求清理好自己的东西和环境,当他们失控了以后会需要做一些事来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些书册的摆放就是这样了。

就差一个搜查令了。

他在白板上写上:凶手,古川穗乃果,古川家,眼睛。把所有的一切连在一起,最后在古川家下面重重的瞄上红线。

“敦君,你去和国木田说要申请个搜查令,我们要去古川家仔细检查一遍。”走到半路突然停下来把中岛敦扯走了“算了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吧。”

中岛敦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很是迷茫:太宰先生你可以带地方警官去的啊我很忙的,还有我们为什么有车不开要走路,太宰先生你腿长你任性我能理解,可是我真的不想走路啊。你上次的报告还没写都是我在帮你写,我真的很忙的,再不写国木田先生可能要杀了你吧,我还是要救一救你的。

“太宰先生,”中岛敦眼神都是死的“我不得不问,为什么我们不开车?”

真的很远啊,你看我们都走了半个小时了,我昨晚没睡好你就不要再摧残我了。

“敦君难道不想和我一起走吗?”前面那人轻飘飘的飞来一句话,手紧紧地扣着中岛敦的手腕。

“......如果不是我不能开车的话我是一定不会和你一起走的,太宰先生。”

如果忽略那红的不像样的脸颊,这句话还是有那么些可信度的。

没过多久又听见前方人有意无意传来的轻笑,中岛敦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自燃了,瞬间爆炸的那种。

“快点赶路吧太宰先生,再不快点太阳就要下山了。”

“好好好。”

这若有若无的宠溺是怎么回事,我才不会承认自己很享受什么的。

口亨。

跟在后面的几个地方警官不止眼神是死的,他们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你们有情趣很任性这没问题!但事!最难过的不是我们吗!

看着前面这些粉色泡泡我真的想全部戳烂然后再踩几脚,就知道欺负我们单身狗。

----------

“你们怎么又来了?”古川女士把门开了一条缝,完全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

太宰治也没心情和她耗下去,从风衣里面掏出来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看起来就很高级的纸。“我们有搜查令,古川女士,希望你配合工作。”

没等古川女士看清楚,太宰治推开了门,顺手把文件也收了起来。


--------------------

因为要去学校了所以就没写完qwq更新时间不确定但是我会抓紧时间去更文的qwq

麻烦给评论啊qwq

最后谢谢格子太太和tammy小姐姐的帮助w

(最后的最后给横滨这款酒疯狂打call(疯狂卖安利

  62 7
评论(7)
热度(62)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