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谈情说案.01

谈情说案.01---Impression印象

乡本健太郎的车轰轰地开到了林子里,灰色的干枯树叶踩上去嘎吱作响。乡本的面前是一间仓库,铁质的外壳和厚重的锁链突兀的站在树木中间。

乡本从肥大的的迷彩裤里掏出了钥匙,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一边左拧右拧打开了锁头。红色的铁锈簌簌地从手指间滑落在地上。

“真美丽啊……”乡本朝着角落的一天黑暗“你说对吧,这阳光总是如此美丽,你说对吧……穗乃果?”

他用力拉着一条从横梁那头穿过来的锁链,踩着末端把它一圈一圈缠在了地上凸起来的铁块上。完成这一切,他掏出半块皱皱巴巴的面包朝黑暗那头丢了过去,一边向外走一边悄悄的对着他的车子说“胖面包,胖面包。”。他没有表示是否听到了从黑暗里回荡出来的喊声,那喊声依旧该死的清晰:

“求求你了!”

--------

“世人皆活在苦痛的的深渊中,在黑暗中仰着头寻找着上方垂下的任何东西,那是蜘蛛丝还是最后一根稻草,又有谁知道呢?

“哦!我亲爱的小姐啊!你想必是遇上了那根美丽的稻草了吧,看看你灰白色的皮肤和斑点,哦!真是不幸!”法医在各个桌子之间来回走动着,神神在在的念念有词,手里的资料甩啊甩地发出声响。见到等的人终于来了,他像玩橡皮筋一样把两只橡胶手套弹进了垃圾桶。

中岛敦和法医那只惨白的手相握的时候总感觉毛骨悚然。天啊,与谢野医生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赶紧把这个老神神在在的法医换走吧。我真的受不了这个说话风格了。

“哦。让我来告诉你吧,这个可爱的小姐所遭遇的一切和其他人一样悲惨。哦,真让人难过。”

……真的好烦啊这人。

“她身上到处都是防御伤,看样子死之前她奋起反抗过,但很不幸,”法医把资料递给中岛敦,示意他翻到第二页,他走上前把白布掀开了一个角“凶手的第三刀狠狠地扎进了她的大动脉,动脉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没过多久,人就死透了。好在没承受太久的痛苦,比起和她遭遇相同的她算是走了大运。”

“那剩下的这几刀,都是死后捅的?”

“对,剩下的十六刀,都是在死后捅的,只不过都没有前三刀扎得深。”

过度伤害。

“这意味着……”中岛敦偏了偏头。

“这意味着,他是找准了大动脉,然后一刀扎进去的。”

中岛敦走上前去,低头观察着尸体的眼部。

扁了。

“她的眼睛也和别人一样么?”

法医踏着小碎步,移到了相同的地方,重新戴上手套把尸体的眼睑翻开“对的。真是太不幸了!你看,在这些地方,眼部的这些肌肉,”法医用手把眼睛撑的更大“这些肌肉凶手并不是在细致地干这个活——她们的眼睛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

即使早有了心理准备,这样血淋淋的方式还是让他感同身受的眼睛生疼。

“这是否意味着凶手没有受过医学教育?”

“至少没有接受过我这样的教育。”法医耸耸肩“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够抓住这个变态,我自说从业以来变态我见得不少了,但这样令人恶心毛骨悚然的,还是第一次见。”

法医停下手中遮盖尸体的动作,直直地望着中岛敦“指纹的检测还没有出来,这两天应该能送过去了。”

“这个交给我们的技术员吧。”中岛敦拿着尸检报告快步走了出去。他还要去找那只浪在天边的太宰治呢。

当初他就不应该放任太宰先生一个人去会见受害者家属,要是给受害者家属带来什么二次伤害打击就不好了。要知道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特别是当受害者家属是美丽的女性的时候,二次打击威力尤其巨大。

对此太宰治还振振有词的给中岛敦洗脑:“敦君啊,你看,她们失去了亲人,所受到的伤害多大啊,我们身为人民的公仆当然要去安慰她们。所以,敦君你不能怪我。”

太宰先生你表情要是再认真一点,我可能就信了。

他不得不摸出手机:“太宰先生?你到底访问完没有啊?”我觉得你再不快点回来,国木田先生可能要炸了。“要开会了太宰先生,简单做个罪犯侧写。你也知道受害者研究是很重要的。”

他就差认真直白的说一句太宰先生你不要浪了,小心被拍死在沙滩上。

虽然太宰治一向以浪出名,但碰到正经事他还是会打起三分精神对待。这也要多亏了现在这个年头变态杀人狂也不是很多,不需要他们整天出外勤,一个月也就那么几个案子。

他正百无聊赖地在本子上随手乱画。也意思意思的写上了几个对话。亲友总是有意无意的袒护与他们关系亲密的人,想要真正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到头来还是得靠自己。

他打断了对面义愤填膺的女性,问她能不能上最新失踪的潜在受害者古川穗乃果的的房间里去看看。

即使古川的母亲有再多疑问和质疑,她也只是迟疑着点了点头,亲自带着太宰治上了楼,站在门框旁盯着太宰治的一举一动。

“太宰警官,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古川女士说起话来带着几分受了侮辱的怒意“你们现在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在外头寻找我正失踪的女儿吗?现在是怎样?调查她?”

古川女士好像是把自己说激动了:“难道是她自己绑架了她自己吗?警察果然都是靠不住的。” 

太宰治不得不出言安慰,说明自己这样是在通过了解古川想象凶手为什么要绑架古川,古川可能有一些特别的地方。

没想到这么一解释倒是把古川女士彻底踩炸了:

“你什么意思?我女儿特别的地方?特别招那杀人犯变态喜欢?”声音倏然尖利“她除了败钱的本领她还有什么特别的!”

声音嘎然而止,像一个炸弹刚爆开就突然被从空间上被抹去那样奇怪的空白。

太宰治的眼睛里闪出一瞬光来:“古川女士,对不起您刚才说......”

“我觉得你应该走了。”

古川女士好像发现了自己的失言,干脆利落的下了逐客令。

太宰治还想再挽救一下,就看见古川女士侧身让开了房门“你真的应该走了,刚才电话里的人都等不及了吧。”

---------

果然警察都是靠不住的。

她除了败钱的本领她还有什么特别的!

太宰治大步流星的走在路上,心里反复想着古川那个奇怪的家庭。

刚才他大致的看了一遍古川的房间,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某些地方也整洁的过头了,所有的书、册子都按照首字母整整齐齐的排列,纸张和资料全部从大到小的堆在一起。但其他的地方,却又完全是另外一种光景,简直能用脏乱差来形容。

肯定有什么问题,但首先他得要搞个搜查令过来。

还有那个电脑,要检查下才行。

---------------------

1.原创人物可能会比较多,但都是受害者家属、受害者、凶手之类的,不会占主要戏份的

2.每章的章节名都是一杯酒(可以去喝喝看

  74 10
评论(10)
热度(74)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