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遇阊阖01

01.

霎那间的交融也会让人不管不顾,放下一切。

——————————————————————

有人死了。


7队的队长死了。


本来这实在不是中原中也的问题——7队和他平时毫无瓜葛八杆子打不着。他确实不想管这烂摊子,7队的人品不好简直是众所周知,谁知道是不是又惹上了什么大人物,人家一个不愿意就把他当炮灰杀了泄愤也说不定——但东扯西扯这确实是中原中也手下的人。


自己的人,死得不明不白,还让人用剪刀怼了个血肉模糊,几乎捅个对穿。


这样的事不论谁遇上都不会有好心情,何况还是有些护短的中原中也。


简直都要气炸了。



他根本不打算赶急赶忙的去停尸的地方好好检查,一心只想赶紧问完不知从哪里抓来的嫌疑人,然后早点回家开瓶酒冷静一下。


“下一个。”紧盯着人离开,确认没什么异常,中原中也在那个名字旁打了一个叉。


下一个是... 中岛敦?


这名字为什么总感觉熟悉?


突兀的推门声打断了中原中也漫无目的一系列联想。来人坦然的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就再也没抬过头。


“名字?”


“中岛敦。”


这就是中岛敦?和想象中的差了那么些许。特别是那杀马特的发色和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的狗啃式的刘海。


毫不客气的上下来来回回打量着。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家里。”


“有证人吗?”


“没有。”


明显没成年的少年吧一直低着的头抬了上来,直直的看着对面中原中也那双海洋一般的湛蓝色眼睛,像是硬要在那平静的湖面上砸出几个涟漪出来。


好吧。


中原中也错误地估计了对方的杀伤力,至少对方这双流光溢彩的眼睛就随随便给他来了个爆击,还带效果的那种。


这双自带特效加成的紫金色眼睛淡漠的直愣愣的盯着他,在中原中也眼里突然整个人都顺眼起来了。连带着那苍白色还硬生生非要夹着几缕黑色的发型都显得没那么奇怪了。


一瞬间中原中也脑海里闪过了那双眼睛染上情欲的样子。


一定是疯了。




其实这个时候中岛敦也不太好受,他刚刚一直强迫自己低着头想着下回画什么样的眼妆来克制住自己破口大骂的冲动。7对那谁谁死东扯西扯是和他有点关系,不过他也没有动手不是?这年头走在案发现场凑个热闹都能被当作嫌疑人抓回来?


我有句妈卖批一定要写在你脸上。


好死不死审问他的人和他一样暴躁,唯一的区别就是中岛敦他不表现在脸上。但你看看对面那人!你看看呐!那个暴躁的硝烟味简直是排山倒海一般涌来,这要是能具现化,这屋子肯定被撑爆的连个渣都不剩。


内心正叫嚣着“不行我一定要写句mmp,谁阻止我我咬谁。”的中岛敦猛地抬头,然后愣住了。


在心底里松了口气。


很好,这位先生,现在我可以靠看着你的脸转移注意力了。


在突然安静的空气里面对面的两人毫无畏惧的互相用眼神嫖来嫖去。你知道的,现在这种气氛,随便一点的什么动作就可以点起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


人是要相信自己的,相信自己能做到,那么可能你就做到了。像中岛敦就是相信着自己的美貌,抱着十分不单纯十分不纯洁的目的,刚见面就放了个名叫[色诱]的大招。


这一招下去中原中也只感觉自己的智商顺带着理智“噌噌”的往下掉,连血量都岌岌可危。


床?你说哪里有床?


哪里需要什么床,情到深处哪里都是床,哪里都可以滚,管他现在这里是不是审讯室。


桃花木做成的桌子冰凉凉的,抵在上面的中岛敦有点难受,扩  张没做好的进入让他疼的泪光闪闪:混蛋,戏班子的那群人混蛋明明说了不会这么疼的。


终究不是一场让人尽兴的性   爱,只是利益和利益互相交换罢了。他需要中原中也给他盖个手印,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加入这个中原中也所在的,以城市命名的组织——[横滨]。


最初的疼痛过去后带来的就是要命的快  感,在体内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带起一阵颤栗,像电流一样顺着尾椎骨一路窜上去搅的他脑子一团浆糊,头皮发麻。


中岛敦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呜咽着说了些什么破碎的句子。亦或者根本就不成语句,只是拖着长长尾音的甜腻呻  吟。


一开始中原中也的动作不怎么温柔中岛敦还可以当作是情   趣。可到了后面中原中也的动作几乎可以称得上狠戾,皱着眉承受了几下几乎要顶穿他的深  顶,中岛敦清楚的感受到了微凉的液体打在自己的体内。


好了,时候到了。


反手抽刀。


——


中原中也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哦,被捅了一刀。


中岛敦微微红着眼眶把刀拔了出来,看着因为短刀上的毒意识不清醒的中原中也,从地上一片狼藉的衣物中摸出了一纸公文。


好了,手印到手。


整整齐齐收好公文,再整理好衣服,红着眼角稍有愧疚的看了看失血过多昏迷的中原中也,良心发现似的给中原中也收拾好了衣服。


他刚才一直克制着没给中原中也留下什么痕迹,倒是自己青青紫紫一大片什么痕迹都有。


还是不要给别人留下一副他们上司纵  欲过度猝死的印象好了。


甩了甩短刀。


转身开门走了。


“我是不是有点不道德?”自言自语的一句话飘散再空气里。



TBC


  68 3
评论(3)
热度(68)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