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中敦】树上的男朋友

【1】
柬埔寨·吴哥。

一个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神迹一样的黎明光线,幻境一样的吴哥王城。仅仅是呆望着,便如同置身天堂。

他们这种人起的比鸡还早,早早的找好位置老老实实地坐下。然后开始摆弄他们的身家性命——相机。

中原中也是一个人像摄影师,富有名声的那种,大大小小的摄影展也办了不少。

大概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女朋友在摄影师的眼里永远没有设备重要。

中原中也说:呸!

这都是放屁!

发生上面那种情况一般都是因为没钱,或者不够爱。真正的爱是:我的相机你随便玩,我的三脚架你随便拆,我的镜头你随便磕。

谁让我喜欢你呢。


今天他是神使鬼差的想要来拍个日出,就像来吴哥时的那样,一个念头突然出现,然后无数个声音叫嚣着要去实现。

命定的一般。

【2】
“咔嚓”

“咔嚓咔嚓”

一连串熟悉的快门声在中原中也头顶响起。

这年头真的有人拍照拍到上天?

哇哦。


抬头。

白发的小青年坐在树桠之间,手里摆弄着单反,时不时调整姿势对着渐渐漫上来的朝阳随便拍上几张。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露出来了些许,山尖的地方是亮黄的,然后往外延展就泛了白,再往外便是一片深邃的望不尽的深蓝。

朝霞照进少年颜色奇特的眼睛里,像是瞳孔深处卷起的火焰,以席卷一切的气势漫上了眼睛,成了一种说不透的颜色。就好像,少年的眼里有着一个世界。

这时少年身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金色,神使鬼差地,中原中也拿起了相机。

咔嚓。

这将永远留在中原中也的电脑里。

听见快门声,树上的中岛敦回了头,翻身下了树。

“早上好。”

随着流畅的英语,中岛敦在中原中也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叫中岛敦。”伸出手来,摊开白白嫩嫩的手掌。

好像在哪听过?

“中原中也。”

两个人的手便这样握紧了。

听见中原中也这四个字,中岛敦眼里的资源几乎要具现化般的闪闪发光。

“中原先生!”语句都带上了欢呼雀跃的尾音“拍【污浊】系列的那个中原先生?我喜欢您的作品很久了!”

看着中岛敦明显是圈内人的样子,中原中也仔细回想了一会儿。

啊,想起来了。前几天工作室里叽叽喳喳讨论的“敦君”就是面前这人吧。说什么年纪轻轻就已经崭露头角,拍的风景总是有着独特的角度——可不是吗,从刚才在树上拍照就能看得出来了。

“嗯,我就是。”



“中岛君的作品也很不错啊。”

看着中岛敦因为兴奋而显得亮晶晶的眼睛,嘴角也莫名上扬了些许。

【3】
接下来便是顺理成章的结伴旅行,刚好两人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西班牙·巴伦西亚。哪里有着全世界最不可思议的狂欢——巴伦西亚法雅节。这是巴伦西亚人精心策划的一场烧遍全城的一场大火,每年要花费几百万欧元斥巨资实施,他们花上一整年的时间创造出一个华丽的全新小世界,然后再一夜之间,用一把大火将它们彻底焚毁,重新再造!

中原中也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的人,那样穿着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华丽服装,披上光彩夺目的披肩和绶带的女孩,美丽的惊心动魄。中岛敦则是因为三月十九日的夜晚,那是个万人空巷、人声鼎沸的不眠之夜,一场转瞬即逝的彻夜狂欢。将夜,无人入睡。

现在他们正走在盛大游行的角落,色彩鲜艳的木头或纸雕人偶随着人群向前移动着。这巨大的精美的艺术品就是他们所将要摧毁的。

我所创造的,也将由我摧毁。


中岛敦抱着相机走在前面,巨大的音乐声在前面喧喧嚷嚷,他时不时对着法雅人偶拍上几张。每个人偶都是西班牙式的幽默。

中原中也跟在后面,看着白色的小脑袋在人潮人海中若隐若现,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把他按进怀里的冲动。

这种情绪几天来出现了太多次,有的是排队时中岛敦小脑袋晃来晃去时,有的是中岛敦在他面前安安静静吃早餐时。

不过,

“中原先生,你为什么总要拍我?”

面前的男孩有些窘迫的疑惑着。

“好好拍你的照——你好好拍你的风景,我拍你。两不耽误,多好。”摊手。

哎哎哎哎???道理是这样的吗?不对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拍我呢?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这总行了吧。

中岛敦一下子红了脸,小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他。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扯了下去,下一秒温热的物体就盖了上来,以不容置疑的气势熟练地撬开他的牙关,抓住呆愣的小舌头缠绕起来。

知道中岛敦实在喘不上气来中原中也才放开了他。

一声声低笑笑得中岛敦头皮发麻。

“小鬼,我刚才突然很想吻你。”

【4】
那个吻后,两人的相处方式并没有什么天大的变化。

只是中岛敦仿佛成了中原中也这趟旅行的模特,那镜头黏在他身上就没下来过。


暧暧昧昧的,两人有默契似的,谁也没说破,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一天的吻。

可这种平衡打破在3月19日的晚上。

这一天才是法雅节的高潮,人们把串成一条条的鞭炮烟花甩在人偶上。

然后,点火。

BOOM!


当晚无人入睡,街道上搂着女孩醉醺醺在暗处动手动脚的,拎着酒瓶欢呼的,比比皆是。

中岛敦来中原中也房间时中原中也已经喝了不少了,沾了酒的眼睛亮堂堂的,比黑夜更深邃,比星星更璀璨。他就这样睁着漂亮的眼睛大大方方地盯着中岛敦一动不动,盯得中岛敦都紧张起来了。

“那、那个…中原先生——啊!”

一瞬间天旋地转,等中岛敦回过神来他已经被禁锢在床榻和中原中也的身体之间动弹不得,背后抵着温热的被子。

中原中也生的极好的脸就在面前,橙色的头发垂下来微微搭在中岛敦的脸上。

还没来得及说出的抗议的话语被悉数吞入口中。晶亮亮的唾液顺着脖颈线条留下来,深入衣领里那些不可言的地方。

被吻的迷迷糊糊的中岛敦不知道自己的手是什么时候环上中原中也的脖子,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中原中也知道是他先有的非分之想。

【5】
看呐,外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却也抵不上此时,情意盎然。
———————————————————
END


一块小甜饼哎嘿嘿w

  56 6
评论(6)
热度(56)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