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遇阊阖.00

阅读前注意事项:

  1. 时代架空,背景架空,设定架空。

  2.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3. 不要太较真,这只是篇苏爽文。

  4. 虽然这是个古代paro,但我不太想让他们留长发,没什么为什么,大概是因为长发我写不出来(耸肩)

---------------------------


00.

内心空洞,才能装出一脸世故。

———————————————————

“敦。”


有些担忧的看着烟雾缭绕中的那人。


“要上台了。”


“嗯。”



听,铃声响。




红唇轻启,婉转戏语穿透氤氲的烟幕。折扇一打,朱绫扬起,请听一场似真亦幻之戏语。


系在腕足的小小的金色铃铛,随着动作一下一下颤悠着,清脆的,仿佛带有魔力般的插在音乐中,一声一声的敲在人心头上的那块软肉,深浅不一,激起灵魂一并的震荡。


… …


蓄着恰到好处泪花的眼,精心描绘的绯色眼尾,流光溢彩的罕见瞳色。一颦,一睨,都尽显风华。透过层层罗幕和虚无缥缈的烟纱,好像就能真真切切地触摸到那双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埃的眼睛。


那双,不知遥望何处的,藏着泪的,紫金色眼睛。


华丽的花纹,繁重的花饰,复杂的剪裁,戏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少年优美的腰线。金钗珠玉细碎的响着,摇一缕欢笑语,携一瓣潇湘梦,在空中划过一个个晃眼的弧度。


“啪。”


听,折扇击破空气的一声脆响。


“哗。”


听,朱绫所带起的风声。


戏。


… …


“你说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是吗?”楼梯旁的那小桌吵开了。


“听说台上那位人物啊,一个月就唱那么两次!初一和十五!


今儿这场,不知是为了哪个大人物专门设的!”


“难怪哟!”身旁那个穿着素衣的男人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大腿“我说这次的背景咋这么红火,这么漂亮,原来是要嫁姑娘!”


像是想到了什么,淫邪的咧开嘴笑了。


看着一行人愈笑愈放肆,不时的还用手比划出几个下流的姿势。一旁的小二猛地将账本摔在桌上:“胡说八道什么!那位只卖艺不卖身!都给我小心了!”

一群人怯怯地禁了声。


这个地盘的人,惹不得。


… …


又一次被饱受流言蜚语的大人正了名。


打着算盘算账的小二盯着台上出了神。




中岛敦大人,可是我们[槐楓]的神啊。





这哪里是什么嫁女儿,只是个送行宴罢了。


台下那个,搂着女孩嬉笑怒骂的,大口大口喝酒的,也就是今天的目标了。


中岛敦眼里闪过一抹高傲的不屑。


转瞬即逝。


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蝼蚁罢了。



一曲罢。


目标人物悄无声息的滑倒在女孩的怀里。


冷冰冰的,


像一具... 不,


他就是一具尸体。



  51 4
评论(4)
热度(51)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