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中敦】口白 上

|设定大概是总裁中也和平面模特敦这样?


|其实我的本意是开车(玩具车


|完全没用的剧情和题目,写了对后文完全没有影响...


|流水账文笔流水账日记幼稚园文笔


——————————————————————————————————————————

清晨一直是美好的,金黄的阳光如同一把利剑破开蕴蕴的薄雾,照在高楼上,折射出夺目的光。


这样的假期就应该和恋人呆在一起。


中原中也这样想着。


至于公文报告?那种奇行种下属写出来的东西只会让人火冒三丈而已,只知道纸上谈兵,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自家小鬼白白嫩嫩软乎乎的还可以滚床单,它行么?


不,它不行。


这样想着,中原中也冠冕堂皇的抛开了繁琐的公文,和自家恋人呆在一起。


但是。


“小鬼,你能不能把手上的游戏放下?”


我难道不比游戏好看么?!


中岛敦从早上十点,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的守着电脑,期间总裁先生索吻三次,被驳回。


“中原先生,等这局打完,就剩几分钟了... ...拜托”语气倒是诚恳的没什么毛病,可你好歹也把头转过来再说这种话呀喂!


总裁先生感觉自己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


看着中岛敦在键盘上翻飞的葱白手指,或明或暗屏幕光照下通透明亮的眼睛,中原中也突然想起前两天在某知名杂志上翻到中岛敦的一组备受好评的硬照。还略显青涩的少年头戴繁重华丽的花冠,化着精致妖异的妆容,在装满水的巨型鱼缸里微笑,少有的渐变色眼睛在水波粼粼中溢着流光,煞是好看。


仅一眼就被摄住了心魂。


翻过硬照,看着花絮里整页整页的迷妹表白,中原中也不禁生出了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之情。

像中岛敦那样的人似乎生来就应该活在众人仰慕的虔诚目光下,总是伴随着聚光灯和相机“喀嚓”声的他看起来虚幻而高不可攀,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


中原中也眯了眯眼,蓝色的眼睛里流转着不知名的光。


那些总想把自己深爱的人藏起来不愿让他人发现他的好的,归根结底也只不过是不自信的可怜虫罢了,这样的恋情也迟早会完蛋。既然他有那么好,为什么不让全世界知道你身边的人是全世界最棒的?而这样的人恰好是自己深爱的,也同时深爱着自己的,别的人只有跪舔的分。


我就是要告诉全世界,这样光芒闪耀的人是我的。

只有我才能看见他在我的身下红着眼眶求饶,在自己的引导下软着嗓子发出破碎的、痛苦的、性感的呻吟。


这太棒了


——


中岛敦现在背如针扎,煎熬的坐在电脑前不知所措,连敲打键盘的手指都僵硬着。


他甚至能感受到背后那人具现化的炙热目光是怎样舔舐着他落在外头的每一寸肌肤,一遍一遍,带着温柔和眷念。


中原先生你这样盯着我我感觉自己很危险啊。


“小鬼。”


当中原中也那好听的要命的声音在安静的诡异的房间里响起时,中岛敦觉得自己要是动物肯定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打破这种气氛就好!


再接下去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擦枪走火一发不可收拾的!


——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他虔诚的呐喊,下一秒,扔在一旁的工作电话一下子响了起来。


是经纪人。


“中岛哥!你记得你等下有约别忘了去哈。就那个...之前我和你提过的制作人你记得么?”一向活泼的经纪人说起话来也是大大咧咧的。


“… …大概记得?”中岛敦拧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


“…哥你靠谱点。反正,总之,就是那人,之前和你约好了——你可能忘了,就一个小时后在你横滨那套房子旁边五楼的那个咖啡厅里。哦对了我把你工作电话给了他,你记得带着。”


“等等,咖啡厅?”


这地方不对劲吧。


“我也不太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地方,但是对方坚持的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要不先去?有不对劲再打电话给我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


——


艰难的在中原中也“你确定不要我帮忙”的眼神中逃出了门。


不知是中岛敦隐隐不安的心理作祟,还是本就是这样,中岛敦总觉得对方选的位置怎么看怎么微妙。为什么非要在屏风后面,灯光还这么昏暗。


“三宅先生,您好,这里中岛敦,请多指教。”把手包扔在座椅上,中岛敦一边介绍自己一边毫不混乱的卸下自己的口罩、墨镜、帽子… …


最后倒映在三宅英眼睛里的中岛敦着实惊艳了他。


罕见的紫金色瞳孔在灯光下闪着细密的光,柔软的头发染上了灯光的颜色,漫着薄薄的一层浅金色,少年雪白修长的脖颈和锁骨下的浅浅阴影... … 


三宅的目光一路往下,身体突然兴奋起来,有些口干舌燥的喝了几口咖啡。


“咳咳。”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把露骨的目光从中岛敦的领口出拔了出来,靠在柔软的椅背里,隔着咖啡弥漫出的氤氲雾气,故作深沉的开口说道:


“中-岛-敦是吧,”三宅英一字一句的拼写着中岛敦的名字,拖着滑稽的长腔。


“想必你的经纪人已经和你说过了我是谁了吧。”


不等中岛敦回答,三宅英往前倾了倾身子,快速的再中岛敦宽松的领口下瞄了两眼。“自我介绍一下,我,三宅英,一个有小小影响力的制片人。”


笑着露出了一口被烟酒腐蚀得不成样子的黄牙。


“我今天主要是想问问你——对影视圈感兴趣么?进军影视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像中岛君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上荧幕,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中岛敦一边暗暗吃惊于自己何德何能引来大人物,一边认真的思考起来。


三宅先生说的话的确有道理,进了影视圈确实会有更好的发展,通告会变多,知名度更是会大大提高,甚至翻上几番。可影视圈的水实在太深,像他这样仅是小有名气的十八线模特恐怕刚踩进去就会被不知名的海怪猛地拖进深渊,被囚禁海底。


他还想以后退出娱乐圈安安静静的和中原中也好好过日子,不想卷进影视圈那个众所周知的大染缸里招一身脏。


“谢谢三宅先生您的好意了,只是我目前怕是还没有那个能力进军影视,安分做个模特已经是我目前能力的极限了。”歉意的笑了笑。


可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三宅抚上了他握着杯子的那只手,轻轻的摩挲着。


“先别急着拒绝... …”


你说你没能力,没关系这不重要,你甚至都不需要有,我们有那个能力就好。不知道怎样演戏?没关系,剧本可以为你量身定做,角色你可以本色出演。就算记不住台词也没关系,可以为你单独修改剧本,你只要自由发挥就好,参与的所有人都只是为了捧你。不知道怎么参加真人秀?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有人都可以配合你,后期剪辑也会给你剪辑的十分完美。


你的通告只会越来越多,人气只会越来越旺。你只需要每个星期陪我几晚,这些几乎所有人都憧憬的事物就是你的了... …


… …


中岛敦越听越不对劲,忍着恶寒把手用力的抽了回来。


听着语气是要包养我?


对不起我其实是直的,要弯也只弯给中原先生一个人。中原先生长得比你好看,身价也比你高,唯一缺点就是矮了点,但这也不会改变什么。中原先生都没说包养我,你凭什么包养我。


好气哦。


中岛敦感觉自己一瞬间演技爆发,明明内心的白眼都快把眼睛翻过去了,表面上还要装作一副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的样子。

“三宅先生。”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三宅英一个人口如悬河的侃侃而谈。


“我拒绝。”因为内心的愤怒微微颤抖起来。


“中岛敦啊。”


“你恐怕不知道什么叫做不知好歹。”桌子那头滑过来一张房卡,语气轻蔑的不成样子。


“如果你今晚来了,那么你大概今后的十几年里吃穿无忧,但是——你要是没来,大概这辈子你在娱乐圈里都举步难行。”


重重的把杯子放下,玻璃互相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暗色的冰块在深咖色的液体中来来回回的浮沉,浓重的像是中岛敦眼里的阴霾。


三宅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优越感走了。



  74 11
评论(11)
热度(74)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