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mporal

新学期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 Atemporal | Powered by LOFTER

【中敦】这就是恋爱啊(下)

我电脑修好了👌真是可喜可贺 

前篇戳这   想要评论qwq

天雷滚滚。

没脑甜饼。

瞎写。

6.

两个没什么交集的人一下子进入了热恋期。

太宰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挣扎了一会儿,在现在去揍人还是明早起床再去揍人之间纠结了许久,最后他书也不捡了,就往门口走去。

什么明早,哪要什么明早,老师从小就告诉我们要珍惜时间,等了一分钟再去找茬我觉得已经是我忍耐的极限了,简直浪费了我价值千金的生命。我现在就要打爆他的狗头!

为了避免明早出现什么令人痛心疾首的新闻,太宰治被宿舍里的人硬生生拦了下来,几乎用了吃奶的劲和这辈子所有的口才。

好说歹说才让太宰治的约架定在明天。时间很重要是没错了,但是老师好像教的时候用的不是这种背景吧,这个点出去会被弄死的,绝对。

中岛敦看着太宰治坐回自己床位以后一言不发,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神里有着六分痛心疾首、三分八卦,还有一分就是单纯的看中原中也不爽了,面色不善的像是太宰治抱着他孩子跳河了一样。

中岛敦试探着张口说什么,刚冒出一个气音就噤了声,知趣地闭上了嘴。

谁知道中岛敦这个年纪的小男生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世界观,中岛敦不仅清晰地列出了太宰治、中原中也还有芥川龙之介之间堪称惊心动魄的旷世奇恋,还顺手写了个荡气回肠的八百集黄金档电视剧剧本。后来他脑子里播放的确实各种言情小说和晚八点档家庭伦理剧的台词了,也不知道这脑回路是怎么兜兜转转的,男女主角声情并茂的用港台腔互诉衷情,还要配上个廉价特效和恶毒女配。

最后他想的是。太宰君,我知道你深爱着中原中也,可是爱情就像一匹失控的黑马,踏上了几乎没有灯火的荒原,你拉,是拉不住的。

太宰治要是知道这些想法估计会气死。

至于他们是怎样为了防止太宰治半夜兴起去杀人几乎没怎么睡瞪着昏暗的走廊灯和太宰治的脸熬了一晚上,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感觉灵魂已经脱离肉体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总之他们想杀了中岛敦。

但他们后来联想了一下他的男朋友是何许人也,在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武力值后果断的把怒火转向了太宰治。

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微妙的局面。

在战地记者的左边是坐在窗边的太宰治,同桌是战战兢兢的中岛敦,在往后两排是以舍长为头目的小团体怒瞪太宰治,火药味很浓。

最后班主任在这种明显发生了什么的诡异气氛下忍无可忍的拍了下讲台:“xxx,xx和xxx你们那一大坨人给我去外面凉快一下。”

舍长第一个站起来不服:“为什么!我做了啥!太宰治为什么不用和我同患难????”

老师冷笑,嘴角扬起轻蔑的弧度,像在看一个傻逼。他能考年级第一,你能吗?

舍长大同志感到很委屈,在这冰冷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温度。他能考年级第一又怎样!还不是天天提心吊胆怕被中原中也超过,成绩一点都不稳定!看我,从不掉出班级倒数前三!

明明就是我比较棒!

他越想越委屈,觉得自己像个寒风瑟瑟中发抖的一朵娇弱的小花,只剩下一个梗的那种。

看见他这样,中岛敦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了,中午被中原中也拐走吃饭的时候还在说,他说:“要是我晚点再说就好了,那样他就不用守太宰治一晚上了,也就不用被老师骂了。”

中原中也也就是随便听听,往中岛敦嘴里塞了一块肉,满不在乎的鄙视了几句。就应该早点说,我还嫌你说的太晚了呢,就应该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就把你抱在怀里,见到每一个人都把你扯出来说一声:喏,这是我童养媳。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你藏藏掖掖的作用微乎其微。

我恨不得昭告天下。至于太宰治?他不高兴我就越高兴。

中岛敦脸一红。

可、可是如果我后来没和你在一起了,那不会很尴尬吗。晚点告诉别人可能还能做朋友。

你哪来那么多歪理?我从来不想让你做我触手可及的朋友,我要你做我如梦似幻的恋人。

中岛敦脸又红一点。

不对呀,中也你这是答非所问,这样做题是不会得分的。虽然我有点高兴。

不过中岛敦没说剩下这几句,他觉着自己就稍微高兴一下就好了,不要让中原中也笑得更猖狂了。

被别人看见喜欢上了怎么办。

7.

过了好几个星期,中岛敦和中原中也都约会好几轮了,亲吻更是两双手都数不过来。

就在这时,太宰治突然迟钝的醍醐灌顶起来:对呀,既然我拆不散他们两个狗男男,学校总能拆掉吧。

于是他就迈着这几个星期来最轻快的步伐去主任办公室打小报告去了。

他想着:敦郡你不能怪我,我这是在把你从早恋的漩涡里拯救出来,以免你被荼毒的太深学习成绩下降。失恋了不要紧,还有我啊,我的怀抱永远想你敞开。

给自己找了点理直气壮的理由后他步子迈得更欢快了,要不是还有地心引力他都能直接上天。


到了下午,中年秃顶的年级主任痛心疾首的把中原中也叫到了办公室。迟疑着开口:“你是不是在和八班的中岛敦谈恋爱啊。”

陈述句语气。

中原中也想,你这已经把事实坐实了,要我怎么回答?说我们没谈吗?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他点头,语气很嚣张,“是。”

年级主任撸了一把快掉光的头发,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这种话,但是我还是要讲。你们现在的心智都不成熟,见到的人都太少了,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些人,有没有想过这根本就不是爱情呢?以后,至少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就会认识的更透彻,会认识更好的人。

我不。

我会遇到更好的人我当然知道,可是那些都不是中岛敦啊。我只想要一个人,现在这个人在我的身边了,我为什么要放开他让他去找别人?说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吗?可能吧。可是我在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欢喜,在触碰他的时候就会激动,在亲吻他的时候就会感到心跳加速。但当我想到如果在他身边的人不是我,我就会难过。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就算这不是爱情,我觉得我所拥有的这个就足够美好了。

“而且这会影响成绩,现在高一上学期就要结束了,你们很快就面临分科,要是哪一次没考好都是后悔终生的事。其实我们老师也不愿意拆散你们的,可是没办法,都是为了你们的未来啊。”

且慢。

中原中也打断他。

我成绩一直不差吧?要不是偶尔发挥失常太宰治那条青花鱼能拿第一?

主任点头。可是你这样叫你的同学是不是不太好?

中原中也装作没听见。中岛敦成绩也不差吧,理综怎么着都能进年级前20吧。

主任迟疑了一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中原中也扯开一个恶劣的笑,特别符合他狂拽酷眩的人设。

我只是想说,学校如果硬要拆散我们,那我们就转学。


主任呆若木鸡

中原中也点点头说主任我先走了,然后就开门走了。

主任如同被雷劈了。半晌,他掏出手机呆呆的打开微信群,点开语音:“那个… …这对情侣可能拆不掉了。”然后大致讲了一下他幼小的单身狗心灵是怎么收到一万点爆击的。

结果冒出来一群幸灾乐祸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哈哈哈哈你也有拆不掉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家伙,有我当年的风范。怎么样,亲过了吗?”

“张老师,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哈哈哈哈张老师来,请说出你的故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呕——”

反正最后就是没人管了,也没人敢管。

等到中岛敦揣着一颗紧张得不得了的小心脏趣闻中原中也到底是怎样的时候,中原中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解决了。”

收获了小男朋友崇拜的眼神若干后很高兴的亲了上去。

8.

“敦君!元旦晚会你和我们一起出节目吧!”

“哎….?别了吧,我不会什么才艺的。而且学生会还有很多事务。抱歉了。”

“不不不,不用道歉啊。你最棒了,我们去找别人就好了。”

元旦要到了啊……仔细算算在一起已经快一个学期了。中岛敦看着同学跑掉的背影有些发怔。

听说中也在元旦晚会上有节目来着。

可是他前几天和中原中也吵了一架,不至于分手,但好像也蛮严重的。

太宰治在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十分快乐,动用私权在校广播站给中原中也点了一首歌。

《分手快乐》

听说那次校广播站差点被拆。

中岛敦莫名有些伤感,他仔细回想他们为什么吵架,却记不清了。这让他更沮丧了,我连我们为什么吵架都不记得了,为什么我们还不和好?明明作业还是和往常一样多,老师还是和往常一样暴躁,天还是和往常一样蓝,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往常一样静静地亲吻了?

不过中原中也的吻也不是静静的。他总是恶狠狠的吻过来,舌尖探进来的时候还带着一种要把中岛敦舌头都吞下去的气势,这像有着微小的磁场,吸引着他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非常符合他霸道总裁的人设。

想着想着中岛敦就卡带出去不来,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去哄哄中原中也,又想想觉得应该是中原中也来哄他。反正想了半天也没想着解决办法。

不管他有没有想到解决办法有没有准备好,元旦晚会还是如约而至了。一堆堆的学生从门口涌进来,坐到指定的位置上,叽叽喳喳地闹成一团。

中岛敦所在的学校很有特色,像元旦晚会、校庆这种大型活动,全部由学生自行组织,校方完全不插手。策划、评标、灯光、麦组、舞美、服装... …全部由学生自己来控制,给了他们无限的权利和艺术发挥空间。

与其同时,学生会开始忙得团团转。

所以当中原中也上场做首席小提琴手的时候,中岛敦拿着对讲机在舞台下方左侧的阴影里指挥着灯光。他们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正常说话了。

他其实有点偏心来着,想着要把自己男朋友(哦,可能要变成前男友了)衬得好看一点,几乎动用了十几年来积累的所有艺术细胞去装点舞台,致力于营造一种睥睨天下得气势。

效果很明显,台下女生的尖叫几乎要掀开体育馆得天灵盖。

中岛敦突然有些得意。

看呐,那是我喜欢的人,他多么好啊,像发着光一样。

他又看向那些肺活量惊人的女生,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多可怜哦,只能隔着远远的距离尖叫,却不能靠近了去触碰,也不敢,男神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懦弱的很鬼祟。可是我和中原中也在这样冷战下去我就要加入他们了。

就好像心脏被狠狠地攥了一把,血液供应不足,呼吸不畅。他觉得自己迫不及待要和好了,再不和好他就要心肌梗塞而死了。悄悄咪咪摸出手机,在微信里删了写写了删,来来去去好机会,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发。

一旁痛心疾首看了半天的学长摇着头把手机抢过来“哎,你不行啊”接着噼里啪啦按了两秒钟然后扔给中岛敦,一甩袖走了,深藏功与名。

副会长,这次你可要给我涨工资了啊。

学生会是没有工资的你醒醒吧。

中岛敦手忙脚乱接过来一看,屏幕上面赫然四个大字:“我好想你”。

他迟疑了一会,还是没有撤回。

9.

中原中也是在他表演完下台以后习惯性的翻手机的时候才看到那条消息的。

翻找手机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中岛敦 今天要是还不给我发消息,那我就去暴打他一顿然后再狠狠地吻他,亲完以后在宣布和好。

他要是不同意呢?

哼,他有什么可不同意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

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妨碍我爱他吗?大不了把之前欠下的追求补回来。

结果他刚做好作战战略,就看见了中岛敦的消息。愣了一秒后他一下站起身来,顶着身后人疑惑不解的目光走了出去。

出去好一会后他才发现在一片黑灯瞎火和时不时亮瞎人的舞台灯光下是不太可能找到自家白发的小男朋友的。于是他心安理得的用老大爷散步模式走在过道里,是不是找找人,慢条斯理的回着中岛敦的微信。

这下子没必要着急了。看,小鬼说的是“我好想你”而不是“我想你了”或者是“我有一点想你”,怎么想都觉得和好已经看见了曙光,反正谁也找不着谁,不如慢点呢。

这边的中岛敦在瞥见中原中也下台后就开始度秒如年,他觉得都过了八百年了中原中也才慢悠悠的发过来一条消息,让他脸红心跳。

“小鬼,’我好想你’ 不是这么说的,当你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你应该走十里路,翻五座山,趟两条河,来拥抱我。”

他居然还有闲情顶着被发现带手机的风险回复,可见恋爱真的能烧坏脑子。

“可是我现在走不开啊。”

那人很快回了:“不用了。因为我就要走百里路,翻万座山,趟千条河,过来亲吻你了。”

10.

事情的最后结局当然是他们和好了。

至于他们是如何激烈的拥吻我觉得没必要说了。

11.

第二天校广播站修好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先生又点了一首歌。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

指名道姓送给27班的那条蛞蝓。

于是广播站又找人去修了。

end.

 @踏米Tammy 你的生贺下半部分我终于打出来了qwq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