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蘖✰

「人非草木」 ↓

圈名是妖蘖啦 一个改名狂魔 换头像狂魔✰

吃的cp超多 不出意外都是all主角 主角厨 雷的西皮也超多 基本上不带男主玩的我都雷🤒 踩我雷点的话对不起可能要再见了

想画画 但是不会画

超级好说话的其实 每天烦恼着怎么没人来找我玩qwq

 

【中敦】这就是恋爱啊(上)

(中敦)这就是恋爱啊(上)

重度ooc!!!

真的完全没骗你!没有逻辑一切只为甜而写!!

上下两篇预警。想要评论,超想,超级,委屈。

0.

那个...我和中原中也在一起了。

啪。

太宰治手里的书掉了。

一声惨叫打破了男寝的宁静夜晚——“太宰君你冷静一点啊!现在十二点了你想上哪去啊啊啊会被记名的!你想寻仇也等明天好吗!!!”

舍长苦口婆心的劝,一旁是死死抱着太宰治长腿的好上铺,再遥远一点的是呆愣在原地的罪魁祸首中岛敦。

别、不是、太宰君你那么激动做什么?莫非你真的如同校园八卦那样和中原中也有一腿?

1.

在太宰治口中被称为孽缘的这一段故事其实应当从半个月前说起。

高中生活的活动简直不能太多,被太宰治坑蒙拐骗扯进学生会的中岛敦有苦说不出,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拎着校运会策划案的标书迷茫的走在校道上。学生会副主席?谁啊?太宰君你只说了要给副主席但没说副主席是谁啊,我应该用什么找到他?爱吗?

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中岛敦停留在行政楼三楼拐角,听着前方激烈的哭喊,感觉自己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告白!我不够好吗!脸长得不好看吗!身材也不差吧!”

“站在你身边也根本就不丢你的脸吧!”

女孩哭红了眼睛哭花了妆。

“为什么不肯做我男朋友!这已经是这个学期里我第一百三十次向你表白了!你明明就没有喜欢的人!”

中岛敦听得一个趔趄,打破了这种渣男一般的氛围,结果带来的是鬼一般的沉默。柔和的阳光这个时候打了下来,照在中岛敦身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薄薄的柔光,就连他那傻兮兮的笑容都一下子像是用霞光织成的光华。

太宰君说了,遇到这种尴尬的事,只要微笑就好了。

于是他轻轻抬起脚,溜了。

因为被人撞见表白失败,气到极点的女孩刚开始思考怎样杀人灭口才能做的干净漂亮。就看见面前的人迈开腿跟了上去,毫不留恋,简直像是在摆脱什么霉运一样干净利落。

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现在有了。”

中原中也在经过她身边时轻声说道。

什么…有了?

那边还伤感愤怒着呢,这边的中原中也就一把揪住了逃跑的中岛敦:“小鬼,你跑什么?”

跑什么?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你不懂吗?我留在那里干嘛!很多余哎!

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尴尬。

“你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打断了我的表白——”

“你是不是应该负责?”

!!!

天啊!光天化日之下你不能这样睁眼说瞎话!我告诉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明明就不是你在表白!不带这样玩的好吗!

中岛敦急于逃离这人神奇的脑回路,慌忙推脱:我、我赶时间,我还要去找副主席呢。我很忙的,你大发慈悲不要一直扯着我了。

什么副主席?

学生会副主席。

哦。我就是。

中岛敦“… …”

他心想,好吧,这下我真的跑不掉了。

副主席你严肃一点,不要笑还笑得那么好看。

中岛敦在对上中原中也眼神的那一刻大脑瞬间当机,他迷迷糊糊的想:

真的使用爱找到的?

2.

“既然你想不出补偿我的办法,那我来帮你想。”

“校运会的所有事务,你就先全部跟着我吧。”

“高一27班,中原中也。”

中岛敦看着面前坦坦荡荡说出这一番话的中原中也,完全不知道该做点说点什么好,只好木木的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高一8班,中岛敦。”

他眼神都是死的。

下午。

“敦君,你怎么了?”看上去被嫖了一般憔悴。不过这句话太宰治是不会当面说的,如果一不小心听到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他肯定要心肌梗塞而死。这死法太蠢了,他不愿意。

见中岛敦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身为同桌的太宰治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不会猜中了吧?我应该还不至于这般料事如神。

中岛敦挣扎这动了一下。我没事,只是感觉好像惹了一个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前座的谷崎直美转过身来,叼着一根棒棒糖。我必须要告诉你,下节课是物理课,那老妖婆要是看见你这幅无精打采的样子,那你才是真的有了大麻烦。

woc??物理课??

中岛敦垂死病中惊坐起。

哎,敦君你放轻松点。太宰治依旧保持着他那要死不活的状态。看我,物理课之类的从来都不听的,不照样活的好好的?

那是因为他们都被你的成绩蒙蔽了双眼。快他妈闭嘴吧你。

我中日天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群学霸,特指你。

3.

学校就是那种“再给你一颗甜枣之前一定要先扇你一耳光”的那一类东西。

高一的第一次统测开始了,刚好卡在校运会的前边,这种阴险的用意就不用多说了,懂得人自然懂。

中岛敦和中原中也分上了同一个考场,好死不死的是,太宰治也正好在里头。

于是他有幸目睹了一番神仙打架鸡犬不宁的场景。还要考试呢你们控制一下不要拆了这考场好吗!

很久以后它大致了解到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那冗长的互相伤害史,才终于明白那一天他们打起来并不是因为太宰治恶意的嘲讽:“哟,中也,你怎么还没有长高啊。”,而是因为他们两个从认识那天开始就互看两生厌。

总之总结一句,就是有仇。

连监考老师都只好在夹缝中发卷。

没办法,对于常年占据年级前二的学生要尽量的容忍。

后来有人这样问中原中也,是小心翼翼的语气:你就不怕你的形象一落千丈吗?

于是中原中也无比轻蔑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语气是狂傲的: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些有的没的?我的一切都很宝贵,不应该把意识留给这样毫无意义且愚蠢的考虑里。喜欢我的人依旧喜欢我,讨厌我的人依旧讨厌我,我不是怎样后来就还是怎样,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只有无知懦弱者才需要顾及颜面。

至于我喜欢的,哼,迟早也会喜欢我。

他总是带有天神般的自傲,也的确有这个资本。这总是如12级台风一样卷走中岛敦的理智,在各种各样理直气壮的强行解说下,不仅觉得他说得对,甚至还有点帅。


中岛敦在反复做了三遍还没能找出答案后,果断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中原中也。

至于为什么是中原中也?这可能是因为他和太宰治打架的身姿深深的感动了他。

中岛敦眨巴眨巴眼睛,悄悄的摆了个手势:十二

看见中原中也呆愣了几秒后万分笃定的比了个C后,欢欣雀跃的涂在了答题卡上。满脑子都是对中原中也的赞赏:比太宰君可靠多了啊。

也就完全没有想到中原中也为啥看着他发呆。

中原中也说:其实他真的没想什么,只是心中的弹幕不断地刷着土拨鼠式的尖叫,然后显卡飞速运转,疯狂地燃烧着。看见中岛敦长得非同一般长的睫毛时他仅仅在想,为什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可爱却不显幼稚?小鬼你别再眨了,这样让我很想吻你的眼睛。

一旁的太宰治看得咬牙切齿,看啊,那矮子才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勾搭我家纯良可爱的敦君了,真是品行不正令人发指。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才是品行最不正的易哥,勾搭过暧昧过的女孩绕校园三圈半。

4.

“请参加高一男子跳高的选手现在在检录处检录。通知再播送一遍,请参加高一男子跳高的选手现在在检录处检录。”

太宰治迈着大长腿走在每个班大本营前的封锁线里,看都不看得在记分板上打了个大大的勾,有整张纸那么大的那种。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大家都合格了,省心又省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就完成了真是优秀,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对我工作的奖励——比如说放我一上午的假。

于是他就坦坦荡荡的溜了。

向着跳高场地。

被硬塞了一个记分板的学生会会长再看见那个巨大的勾以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要不是他自控力高今天可能就要发生血案了。

我要着太宰治有何用?有个脾气暴躁常年低气压的中原中也还不够,不久后还来了个一违纪乱序为荣的挂名纪律部部长太宰治。我一直怀疑这是靠太宰治的脸抢来的职位,专门供他消掉自己的扣分。这学生会迟早要完。

在跳高场地当裁判助理的中原中也在眼睛瞟到一抹亮的瞎眼的白色之后突然兴奋起来。

是要搞事的那种兴奋。

看来这助理的位置还是有点用的。

“敦!加油哇!”中岛敦打尻小分队已经全部集结在封锁线外,相机一个个的端在手上“拿不到第一你就不要进教室的门了!”

中岛敦一个趔趄。


他们早知道中岛敦的运动神经好,但也实在没想到这点高度对于他来说会如此的轻松。

几十厘米的时候你不用背跃式,跨跨跨的丫就算了,别人又不是不能做到。

可是现在一米三了你还在跨!别人都开始背跃了喂!

炫技也得适可而止阿喂。

其实中岛敦没有想过要炫技,但就是这种“什么?!这不是很简单的吗?正常人不是都能做到的吗?”的态度惹来了许多炙热的眼光,其中以羡慕嫉妒恨的居多。但其中也有类似于中原中也这样的,带着点不言说的感情。

他心想:小鬼,你这是在撩我,我才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在我看来你就是在撩我。

人心最经不起撩拨,一撩就动,这一动便不敢说了,没有个见好就收的。

他看着中岛敦在背跃的时候堪堪露出的一小姐白嫩柔韧的细腰,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胆得让他都有些忐忑。

中岛敦毫无悬念得拿了个第一回来,看来进班门是没有问题了,顺手还打破了校记录。在收完一波崇拜的眼神之后抱着奖牌和奖状就走了,哒哒哒的跑在校道上。

半路上被人一把扯了去。

中岛敦被按在墙角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怎么?芥川连校运会都不肯好好的,这么抓紧时间想和我互相伤害?

后来他看清了中原中也的脸之后才猛地放下心来。而后又提到了嗓子眼。可千万别再提负责的事了,我真的负责不起,你可别再我消遣了。

中原中也开口就是一个炸弹:“我问你,想好怎么负责了没有?”

看见面前人闪烁来闪烁去的眼神,他很轻的笑了一下,像羽毛轻轻地刮在中岛敦软绵绵的心脏上。

“那这样吧,你以身相许吧。”

BOOOOOOOOM!

中岛敦的脸飞快的红了,脑子里循环的都是那一句“以身相许吧”。过了两秒后他想的却是:副会长你做人一向这么霸道的吗?连告白都跳过直接抢人的?

更恐怖的是,他甚至想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中原中也在迟迟没有答复的情况下想了想,换了个更简单的问题:“你觉得我够好吗?”

这问题太简单了。中岛敦丝毫不用迟疑就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很丢人吗?”

这更简单了。他摇头。

哦,那这事就简单了。中原中也笑出来,每一个细胞都透着得意。

“既然我们在一起了,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

中岛敦彻底炸了,他估计自己的脸已经红得不能看了。但他还是强撑着,结巴着吐出几个字来:“好、好啊。”

中原中也就把他扯下来,轻轻的吻了一下。

又一下。

再一下。

亲不够似的。

5.

站在班里等中岛敦的太宰治内心是日了狗一般的复杂。

tbc.

 @踏米Tammy 祝我爱的你生日快乐呀,又更加可爱了。

  122 7
评论(7)
热度(122)

© 妖蘖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