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mporal

「来者何来」

圈名是妖蘖 一个改名狂魔 换头像狂魔

 

【中敦】我依稀记得我们要分手

0.
中岛敦,某字母站知名up主,现如今,貌似被包养。

1.

其实中岛敦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鬼迷了心窍坐在了中原中也这个大资本家的车里,他依稀记得自己只是出来见个面,并不想有什么不纯洁的深入发展——至少现在不是很想。

事情的发展经过是这样的。

今早,五好少年中岛敦刚刚发完自己最新的一期视频,刚想打开评论让自己稍微的膨胀一下。没等网页加载完,手机就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哦是个陌生号码。

秉承对骗子也要无比友善信条的中岛敦佛系接电话。

“喂,你好。再见。”

“别、不是、等等,怎么就再见了???”

嚯哟,原来不是诈骗?

“其实是这样的。你是【月下兽】吧,我们总裁说想投资你给你录一档节目,想和你当面说说看你的意见。”

哦,就这事。

等等???? 什么!我要出名了吗,哇妈妈你快看我上电视了,不对我妈是谁我好像不太清楚x

中岛·傻·白甜·纯的出水·敦开始点头。“嗯,好的,请问是在哪里见面呢?”

对方的人也傻了。啊???你都不问问我是不是假的吗?说实话总裁要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借口一定不会有人信的,这也太假了吧。

“啊,好的,今天下午三点在xx街对面的那个xxx饭店二楼。”对方迟疑了一会,想起自家总裁诡异的叮嘱,犹豫着说了“我们总裁说你直接右边的第二间包厢就好了,他会在那里等你。”

中岛敦咬了咬左脸颊的肉,心想,你们家总裁也真是有自信,也不怕我干脆不来转身就走吗?

不过最终他还是答应了。

2.

中岛敦的后悔来的很快,也很猛。

他几乎是在打开包厢们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不该不听社区大妈的话,不应该贪图名利就傻乎乎的被人骗出门。

中岛敦打算转身就走,没想到外面的大兄弟在外面锁上了门。其实外面的大兄弟也很无奈,他们觉得这样虽然有诱拐的嫌疑,但总比直接被自家总裁按在地上摩擦来的好。他们决定保命。

“中岛敦,你还想往哪里跑?”橙发的男人危险的眯着眼睛,不冷不热的吐出一句话来。

“中也先生……我们是和平分手的。”中岛敦气势瞬间矮了半截。

鬼知道他刚才开门的时候发现是自己两天前刚分手的前男友时自己的心理有多卧槽,简直丰富到可以拍一部连续剧。

“我从来就没承认过你的单方面分手。”中原中也挑着眉看自己僵硬在门边的小情人,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可爱“不过要是你现在走过来好好坐在我大腿上吻我,我就原谅你的无理取闹。”

天啊!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居然有人耍流氓!还没人制止!这个社会怎么了!

中岛敦带着一脸痛心疾首,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的表情过去啾了一下中原中也,认命般的叹口气。

行了,我这算是栽了。

3.

等等中也先生,你这是要往哪里开?我的家应该在一百八十度调转的那个方向。我自认为我离消气可能还有一点点距离,不太想会那种资本主义毒瘤的家,我才十八岁我不想懂那么多。

——如果你执意的话我也就勉强答应。

没有人给你选择权利哦傻白甜敦君。

“中也先生,我家其实应该往那边走。”中岛敦瞄着驾驶员的脸色,在开心和不开心间想了很久,觉得他不但见着自己还亲上了应该是开心的,于是斗胆竖起一只手指指了指反方向。

中原中也看了看白毛的少年,就很有揉一把的冲动,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在中岛敦莫名其妙被揉了一把毛的迷茫眼神里想:我当然知道你家往哪里走,我表现得这么明显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要把你带回我家吗?你家就那么几十平米我要是想玩遍所有姿势,我觉得不太行。

不要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人看啊。

中岛敦在中原中也毫不带掩饰的色情目光下正襟危坐,只好僵硬的把头转向车外,强迫自己思考。

说起来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闹得分手来着?记不太清了,可能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想着想着中岛敦就暗搓搓的瞄驾驶座上的人,时不时看一眼,看不腻的样子。

结果其中有一次视线转移的不够快,正好被总裁先生抓了个正着。

这一眼对上就不得了了,天雷勾地火,这车可能就不能正经开下去了。可能得焊死车门往城市边缘开了。

于是夜晚空荡荡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车开的极其狂野,完全忽视了红绿灯的存在,左拐右拐开进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停车场。

车刚熄火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开就被人一把按向车门,然后就是柔软湿润的嘴唇撞了上来。中原中也一时没反应过来,难得的被夺走了主动权,只感觉对面那人的唇瓣撞上了自己的牙齿,唇舌交缠中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没过多久,中岛敦撑着他直起身来,眼里波光洌艳的,水淋淋的一层。下唇上的确是被划破了,还在不断的渗出血来,细细的血珠一颗颗滚落下来。

“中也先生其实我也不是很疼。”

还被按在驾驶座上的中原中也伸手扯了张纸巾给他擦干净“先给你点药吧。”

谁知中岛敦安安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是少有的惊艳。

“我不要。”

中原中也一怔。

“因为我想吻你。”

4.

因为相关法条,该内容不与显示。

5.

即使两人柔韧度再好,在这种狭小的环境里持续了两个小时,也让人感到酸痛。

“敦。”

中岛敦迷迷瞪瞪的应了一声。

“新年快乐。”

新年了吗?他陷在座位里轻轻转了转头,奋力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一双深情的眼睛。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一直走下去啊,亲爱的中也先生。

end
ooc加粗预警  新年快乐呀大宝们

  104 7
评论(7)
热度(104)

© Atempor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