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蘖✰

「人非草木」 ↓

圈名是妖蘖啦 一个改名狂魔 换头像狂魔✰

吃的cp超多 不出意外都是all主角 主角厨 雷的西皮也超多 基本上不带男主玩的我都雷🤒 踩我雷点的话对不起可能要再见了

想画画 但是不会画

超级好说话的其实 每天烦恼着怎么没人来找我玩qwq

 

【all敦】食髓知味

attention:
1.本章主太敦微量芥敦,自行避雷,没敢打芥敦tag
2.他们都不渣
3.这是第三版,前两版都被莫名其妙吞了,这版能不能看到随缘

——

“敦,我说过了我不会给你的了。”与谢野医生低着头整理病历本,完全不管对面可怜巴巴坐着的人“你已经成年了,抑制剂这种东西对你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中岛敦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两只脚不安的搭在一起,低着头一副心虚的样子。他舔圝了舔被自己咬得微肿的下唇,开口:“可是… …”

“可是什么可是,没得商量。快快快,走走走。你发圝情期快到了就不再总在这边瞎转悠,去找你的小伙伴们好么,你看看你的手机就没停过。别来打扰我拜托我还有事情要干。”下一秒他被粗暴的甩在门外,医务室的大门决心不再为他打开。

“可是我不是来要抑制剂的呀与谢野医生… …”中岛敦隔着门大喊“门口看门的老大圝爷问你能不能和他共进晚餐!”

回应他的是一声中气十足的:“滚!”

中岛敦踩着黑漆漆的军靴提着易拉罐,这个五颜六色的罐子被他叮铃哐当踢了一路,歪曲的不成样子。他不太想接口袋里的这个电话,尽管它震动的像是随身携带了一个跳/////´。反正接不接结果都是一样,那人总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这来,然后站在门外,等着他。

对吧?——

——“太宰先生。”

“啊呀真是巧啊敦君。”太宰先生总是笑成这样。认识太宰治以后中岛敦终于明白那所谓的美男子真的不只存在与各种小说中,像这样一笑感觉背景都模糊了自动对焦满眼只剩他的人,简直就像… …嗯… …像什么呢?

哦,想起来了,前两天与谢野医生看的电视剧里吹的那种——“行走的荷尔蒙”。

“太宰先生是在等谁吗?”中岛敦心情不是很好,刚要抓到的犯人又插翅膀跑了。他掏出公寓钥匙,并不打算邀请太宰治进门。不,他其实只会想想而已:“太宰先生,要进来吗?”他看向那个靠着门口的人形站牌。太宰先生请不要在散发荷尔蒙的了,越来越多的女生看过啦了喂。

“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腿长就是好,一脚迈进门还能走到更里去。中岛敦一边暗搓搓的打算砍掉太宰治的腿,一边关门,胡思乱想着顺手把家里的智脑打开了:“欢迎回家,中岛敦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吗?”冰冷的电子音。

中岛敦刚想开口说麻烦帮我把这只太宰治扔出去,就被人狠狠地推在门上亲吻。太宰治轻轻含圝着中岛敦软软的下唇,叩开牙关,长圝驱圝直圝入。色气但温柔的舔过舌苔,舔过上颚,舔过每一寸角落,然后勾着那条粉圝嫩嫩的舌头,引导着与自己纠缠。

太宰治总是很温柔,在性//////事上更是如此。他极有耐心,总能逼的中岛敦哭出来,可他有时候又觉得太宰治太危险,偶尔谈话时太宰治不经意露出的眼神总能让中岛敦脊背一凉,脑子里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逃开面前这个人。

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志在必得的猎物。

他被吻得迷迷糊糊,半阖着眼他把手指插进太宰治黑色的头发里,看着黑色的头发从指缝中露出来,他搂紧了他。

算了还是别扔出去了,被别人捡走了怎么办。

如果这个时候中岛敦睁着眼睛的话他会发现太宰治看着他的眼神里藏着刀一样锋利的光。他在中岛敦看向他的时候从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他会像只聪明狡猾的狐狸,藏好锐利的牙和尖爪,露出白白的身子和毛茸茸的尾巴,布好天罗地网,看着猎物一步一步走近而不自知。最后他收网,将猎物拆吃入腹。

别想逃了。中岛敦在他怀里软的不成样子,刚才站在门口他就发现中岛敦连走路都是飘的,软的像只猫。算了算中岛敦的发圝情期也快到了,看看这幅易感的样子,前两天是又跟哪个野男人搞过了?

如果太宰治有幸知道是谁的话一定会哀悼师门不幸,芥川居然想和他抢东西?呸,想的美。

他们在亲吻中转移阵地,从玄关到卧室,脱下来的衣服散落的到处都是。当他被按在床上从背后缓缓进入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闻起来就很不对劲的血腥味在房间里炸开,中岛敦控制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真是巧啊,发圝情期提前了。

他不止一次的嫌弃自己特立独行的信息素,总能恰到好处的破坏气氛让他觉得自己在屠宰场上做////爱。可他并没有问过别人他到底闻起来是个什么味道,不然像太宰治芥川龙之介那般的Alpha一定会数着大拇指答:“好一口甜兮兮的血浆。”是的,如果有幸能仔仔细细闻的话会发现那其实甜腻的不像是血,黏糊糊的感觉会吧喉咙粘在一块。哦对了,偶尔还能闻到酒味。

奇怪的要死。

发圝情期除了做////爱其他别的什么都不想做,他心甘情愿地被人按在床上操///弄,被顶得实在受不了了就从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尖叫,然后挣扎着向前爬。当然结果也是唯一的,被人强硬的按着腰又拖回来继续,从染着哭腔的细声尖叫到后来筋疲力尽的气音。

他强撑着握住了太宰治的手腕:“别射在里面…唔…”他阖上眼睛感觉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也不知道说给谁听“…想去洗澡…”

中岛敦的确是睡过去了,但他感觉自己好像醒着。恍惚中他感觉到太宰治叹了口气后抱起他去清理,他感觉细密的吻落在他的发旋和脸颊上,后来他就不清楚了。中岛敦想,那时候他可能真的睡着了。所以中岛敦没注意到,太宰治抱他回床上的时候顺手把两天前芥川龙之介留下的那套洗漱用品丢了个干净。




“太宰先生不走吗?”中岛敦吃着白粥抬眼问对面的人。“已经十一点了哦,不用去上班吗?”夹了一片青菜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太宰先生不打算给自己朝歌omega好好谈恋爱吗?我觉得前几周的那位小姐就挺好的啊。如果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的话… …”中岛敦看着太宰治汤匙都吓掉了后默默的住了口,不出声了。

太宰治忙着打断他:“不会的,敦君你放心好了,我只喜欢你一个呀。”他盯着正在舔勺子的中岛敦,又开口:“等你这两天发圝情期过了我再走。”

“对了,敦君你真的不考虑和我谈恋爱吗?”

语气悲恸,好像中岛敦是什么上完就走拔///diǎo无情,玩弄小女生的负心汉一般委屈。中岛敦拼命摇头,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说,太宰先生你别开玩笑了。扑向你的omega、beta甚至还有alpha千千万,为什么总是揪着我调笑呢?

太宰治眯眯眼,语气轻快:“因为敦君你可爱嘛。”

他在撒谎,太宰治知道自己正在撒谎。他并没有想和中岛敦谈恋爱的欲圝望,结成永久的伴侣更是想都没想过的。他自己和中岛敦的关系一塌糊涂,“拥有肉体关系的朋友”?哈。这个名谓听着真是可笑,就连”互相利用“四个字都比它好过不少。然后他又想,中岛敦之于他是特别的,特别又在何处?他觉得那双眼睛,应该是那双眼睛,太过特别。清澈的以至于他一眼就能看见中岛敦那颗柔软得心脏,在鱼龙混杂的这里,在见过各式各样恶心透了得罪犯后,还能这样赤诚的让人心生向往。

要说爱,太宰治确实是没有的。但说偶尔的悸动,他也不得不承认。但那不至于强说成爱。更多更多占据了他对中岛敦印象的是好奇。好奇他们的身体如此契合,好奇为什么中岛敦总是这么一副不经世事的可爱样子,好奇他紫金色的眼睛为什么总能让他想起千回百转的黄昏。

太宰治打算将这分猜忌和好奇暂且保留下来,等着哪天厌倦了,再毫不留情的丢弃。

他揉了揉那一脸茫然的小家伙,在听不见的地方暗暗的想,你可要努力别让我厌倦啊。他拉起中岛敦的手,笑的春风满面:“去做吗?”

白日宣圝淫啊喂。




发圝情期真是麻烦的东西,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了那些个日子,没有出过家门甚至鲜少下床,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和太宰先生纠缠在那张大床上。太宰治看着靠在床上看案宗的中岛敦,敲着下巴问:“敦君最近是要抓什么人嘛?”

“如果告诉我的话,可能会知道一些额外的小道消息哦。”太宰治用手指指了指自己,他有一双生得极好看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指头白净圆圝润,像葱白,它们蜷起来的样子是那样好看,让中岛敦总觉得这人在有意无意的撩圝拨自己。

太宰治好笑的看着中岛敦眼睛亮晶晶的像只得到了瓜子的仓鼠,还是忍不住伸手撸了一把毛。

中岛敦把案宗移到太宰治眼下,指着上面某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的大汉“罪名是贩/////卖////毒////////品、虐圝待、走///私。”中岛敦隶属廷代尔星系最大的监狱希尔顿监狱。因为关押的都是一等一的要犯,还特备了特遣员专门抓捕这些特殊要犯,他正是里面的一员。

“太宰先生知道什么吗?”

“嗯... …有个同事说过某个大客户好像认识这种行业的人来着,回头问问好了。有消息我发到敦君你邮箱里。”

“这么看来好像太宰先生做的也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哦。”中岛敦看着太宰治收拾行李,调笑道。

“那敦君要来抓我吗?如果是你来抓的话,我肯定心甘情愿的和你走。”太宰治不经意的开口:“我可是良好公民呢。走了——”

“——你记得接我电话”

他看着中岛敦把案宗放回床头,把门关上的时候顺便叫智脑关了灯。

外面月朗星明。

过了很久,就到太宰先生的车连一缕烟都消失不见了的时候。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光着脚踩着冰冷的地,冷着眼拆掉了太宰治装在浴圝室里的窃圝听器,毁尸灭迹。

他站在床边,对智脑开口:“塞缪尔,给我调出太宰治的档案。”

“好的。”

原本黑暗的房间一瞬间亮堂起来。看着太宰事名字后面一排鲜红的大字“一级要犯”、“窃取星系重要情报”,中岛敦面无表情的给档案加了好几道密。

“良好公民太宰先生,可不要露出马脚啊。”

  192 13
评论(13)
热度(192)

© 妖蘖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