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风花雪月•花•中敦】Magnolia Blossom

☞天雷滚滚 慎入 ooc

☞将军中原中也x戏子中岛敦

☞依旧题目是酒,推荐去喝【。】希望我没有打错字

☞本篇为all敦风花雪月四题中花题,另三篇戳文下tag【all敦风花雪月四题】

☞我因为写文太差被关起来了,需要评论qwq【你走】
——————

那是开在花街里的第一朵花。粉色的花骨朵悄悄地舒展开,细细的鲜红花蕊在空中颤抖着,就如这花街中的人一样,绚烂且脆弱。

“敦!快来!就差你了!”不远处的女孩子踩着木屐哒啦哒啦的跑在前面,甩着手臂唤着在原地发呆的中岛敦。

两年了呢。

中岛敦回头应了一声,跟了上去。中岛敦是这个花街里少有的卖艺不卖身的艺妓,人气不高也不低,偶尔还会被阿妈忽略,正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

十六岁那年他曾经跟着阿妈走在热热闹闹的夏日祭晚上,被人群冲散了方向,迷迷糊糊的站在原地。

忽的被人抓住了手臂扯向了黑暗的地方,被死死按在树干上。“中岛敦是吧?”明明身边的环境暗得看不清脸,可他分明的感受到了在面前晃着的匕首有多么锋利。

这人到底想干嘛?

“听说你和当朝将军——中原中也大将军”他嘲讽的笑了一声“的关系不一般啊。你说我要是那你去要挟他,他是会杀了我还是杀了你?”

被压在树干上的身体隐隐开始发抖。别这样,我不想杀人。

他顿了顿:“明明是一副女子的扮相,为什么却有个男人的名字,难不成,中原将军是个——”

断袖?

他没说出来的这两个字卡在刺客吐出来的一口血里,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腹中没入的短匕,不相信的不甘心的又吐出了一口血,绽在中岛敦素色的和服上,像是开了一朵暗淡的妖艳的花。

几乎是尸体从他身上滑下的瞬间,中岛敦就扶着树干干呕起来。

他这是……杀、杀了人?这个可怕的念头一旦出现就再也出不去了,萦绕在中岛敦小小的脑海里,像是变成了成吨的负罪感狠狠地恶劣的砸下来,头破血流脑浆迸裂。

对、对不起,可是我不能连累中原将军。

他突然明白了。

一切的一切都缘由中原中也,或者说,是中原中也和他。

用俗套的用烂的话来说,就是遇见中原中也的那一天起,命运的齿轮开始了转动,不会停下。

他是在更早的时候遇见中原中也的,那个时候他才刚跟着阿妈,小小的不经人事,和姐姐们哥哥们接客的时候总是,静静地坐在屏风旁谈琴唱戏。他不愿做声,悄悄地是避免伤害最好的方式。

那时已经喝得半醉的中原中也一把揽过静静弹琴的他,用一种十分豪迈的方式宣告了主权。

“我,中原中也,告诉你,你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就是我的人了!”没等人反应过来,就是一个沾着酒气的绵长的吻。

记得当时中岛敦下得脸一红就冲出了房间,还被哥哥姐姐们调笑了好久。

他本以为那只是酒后的一次鸡血,或者认错了什么人,可没想到中原中也的这口鸡血好似加了buff,没有减小的感觉,甚至不惜重金隔三差五的把他约出去。

几次过去中岛敦的身价一步一步的增高,被频繁的约出去这种事情也不禁引起了更多的注意,特别是那些想对中原中也下手的人,更是恨不得得到了中岛敦以后要挟中原中也自我毁灭。可他们又害怕,要是中原中也不在意呢?

毕竟这条花街也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他用来杀死刺客的短匕是中原中也临走去征战时送给他的礼物。“如果有人要杀你,那么你就要先杀了他。”

“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

他突然打了个寒战,抬头看了看人。他突然觉得逆光站着的这个人陌生起来了,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中原中也,而是——中原将军。

直到熟悉的吻落下来时他才找到了一点知觉,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并且爱着。

“等我回来,我就娶你。”

带你走。

他居然真的用这份礼物杀了人,这是中岛敦万万没有想到的。捅入刀子的一瞬间中岛敦觉得那不像自己,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僵硬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想要把那人的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吐出来,尽管那根本就只在皮肤表面。

他开始怀恋中原中也。思恋像从骨子里长出来的花,每一点生长都疼痛无比。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等到自己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街上的行人不剩多少,他藏在阴暗里,并不怎么吸引人注意。

偷偷摸摸的溜进房里,洗干净带着血迹的和服,中岛敦躺在榻榻米上发着呆。他们的每一件衣服都很贵,即使自己不愿再穿了,也不能扔掉。

还好,中原中也要回来了。

他听见了巷子里人们欢天喜地的议论中原将军有多么战无不胜,甩起长枪来有多么威武帅气,他就知道了,中原中也要回来了。

中原中也,他的将军。

他的爱人。


等待的日子百无聊赖,一瞬间什么事情都比不上中原中也回来看他,他开始掰着手指倒数。

这是中原中也回来的第一天,没有来看他,应该是在朝廷里报告处理琐事吧。中岛敦弹着琴这么想着。

这是中原中也回来的第二天,也没有来看他,应该是因为手下的人不听话吧。中岛敦描着眼妆这么想着。

这是中原中也回来的第三天,还是没有来看他,应该是皇上又给他安排了什么任务吧。中岛敦唱着戏这么想着。

……

这是中原中也回来的第二十七天,中岛敦握在手里的茶杯一瞬间摔在了地上。他听说中原将军要和梦子公主结婚了?

他期盼着这是个假消息,可中原中也本人却迟迟没有确切的回复。他开始慌了,弹琴是总是走神以至于被划破了手指,描眉时总是沉思以至于阿妈火急火燎的来催促。

他急切的想要看见中原中也,想要站在他的面前,质问他。当初说要来娶他,到底算不算数。

不要让他像个傻子似的活在梦里。

这是中原中也回来的第二十九天,中岛敦终于见到了中原中也,在中原中也的府邸里,准确来说,是在中原中也的床上。

“我说过,我要来娶你,带你走。于是连夜我就把你带来了。”单手撑在床上的男人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惊悚的中岛敦。

怎么,开心吗?开心怎么还不夸我?

砰的一下,心花开了。

END.

  85 10
评论(10)
热度(85)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