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蘖-Acedia

我与我周旋已久

 

【all敦】谈情说案.02

前文走传送门 01 02上 02中 


谈情说案.02---横滨(下)

“真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古川穗乃果常常出入各种医院和看守所,指纹配对简直就不用费力气。”


这下好了,这个案子简直不能再扑朔迷离一点了。


太宰治继续说了下去:“国木田他们从古川那问出东西了——乡本健太郎,他们家的保安,乱步先生找到了乡本现在的住址,他们已经去了。”


可是也不至于这么空吧。


“啧,其他的人都被那个傻逼组长派出去找凶手了,明明和他说了这样没用。”像是看破了中岛敦心中的疑问,解释道。


所以,现在偌大的警察局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


“喂喂,我还在这里呢。”电脑后的江户川乱步探出半个脑袋。


乱步先生,请你好好趴着不要发出响声,你这样是非常不厚道的行为。他本想趁着没什么人了和中岛敦深刻的探究一下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


“算了,来总结一下侧写吧,”一下子瘫进了椅子里“不明凶犯年龄再35到50岁之间,从事体力工作。白人,身材魁梧,有一个人扛起50公斤重女性的力量。”


“用刀行凶是性的象征,这代替了性///////交能让他感到力量和快///感,获得性的发泄。隐藏尸体攻击面部这是作案特征,对于他来说肯定有特殊的意义。所以他有可能在生活中不受重视不被人所欢迎,甚至还会因为他的外表躲着他。”


中岛敦皱着眉。


“——可是,这样就和他能吸引那么多女性受害者不符了、我们之前的初步侧写不是还说了他是自负型人格,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参与到调查中来吗?”


奇怪。


这样一说的话。


“砰————!”警察局的门被用力的推开撞上了墙,发出巨大的响声。门像是受不了这么大的撞击,吱呀吱呀的摇晃起来。


“喂!有人吗!!”带着惊恐的哭喊一下子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有人说穗乃果、”剩下的几个字如鲠在喉。“那不是真的吧!”


“求求你告诉我那不是真的!求求你了!不可能不可能,穗乃果哪有那么容易就…死呜呜呜”闯进来的人穿着颇为正式的绿色纱裙,烫了卷的棕色卷发因为一路的奔波被眼泪糊在脸上。面容被那样深刻的恐惧占据,扭曲着传递着主人的害怕。但即使这样,也让人不能忽略她那姣好的面貌。有这样美好的外貌和气质,不论男女都会不由自主的信任的吧。


她把脸深深地埋在手里,泪水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流出来,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瞳孔急剧的缩小:“不、不不不。那那上面贴的照片、那些是尸体吗?是穗乃果吗是吗是她吗?”她急匆匆的站在了太宰治的面前,抢在太宰治把分析板遮住的之前看到了几眼“现在调查怎么样了?能抓到凶手吗?你们知道多少了?媒体说他们的尸体都不完整,是被吃掉了吗?”


……


结果最后太宰治和中岛敦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人情绪安抚下来,安慰了好半天才让人知道自己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冷静。


“我叫青木英子,是古川穗乃果的恋人。”


“我们是在书店里认识的,我被她深深的吸引。我知道的,从我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她也是一样的,她也深深地爱着我。”


“所以我、所以我尽全力的帮助她脱离痛苦!”


青木英子用手帕按着眼角:“你们是在哪里找到她的…我可以去看她最后一面吗?求求你们了。”


“相信我,青木小姐,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太宰治对女性总是很温柔的,就像他以前总解释说,我总是能发现她们的美好,然后发掘出来喜欢上她们。只是这喜欢有时长有时短,喜欢上别人也是很正常的。这不能怪我。结果还不是有那么多美女对他投怀送抱。


“… …好吧,我相信你。但是、”青木英子眼睛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光“我能问问你们现在有嫌疑犯了吗?调查进展到哪一步了?相信我我不会到处乱说的的,我只是希望穗乃果能够瞑目。”


中岛敦有些为难的看向太宰治,得到指示后挑挑拣拣说了些不那么重要的。


青木英子盯着中岛敦的眼睛若有所思的听完,倏地站起来:“我还是不要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先走了…”她有些迟疑地顿了顿,纠结半天还是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敦君,能送我回去吗?”


怕被误会又慌忙摆手解释:“你知道的,嗯…我最近总有点神经过敏,总感觉走在街上会被人跟踪…所以,拜托了!”这样的话语再加上那沾满泪痕哭花了妆的样子,总让人忍不下心来啊。中岛敦最后还是答应了。



太宰治眯着眼睛盯着他们一高一矮的走远,神情严肃。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绝对有什么不对。


但到底是什么不对,他也说不出来。


——————————————————————————————


被小警官叫醒已经是1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敦君居然走了这么长时间吗。


太宰治砰地一声把资料甩在了审讯室灰白色的桌子上,神情严肃地坐下一言不发,只是盯着面前一脸横肉的男人。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说过很多遍了!那些女人的死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乡本健太郎在这种诡异的氛围里不安地不停揪着自己的头发。“娘的你们这群人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麻烦你赶紧把我送回去!我还要去接我女儿。”


“嗤。接女儿?”太宰治把手里的资料摊开,一张张照片摆在面前“你的女儿多大了?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太宰治冷笑着拍出一声巨响!


“你女儿知道你把那些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生怎么样了吗?先强///奸?日复一日的捆//绑和电击?看着她们的血喷溅出来的时候你感受到了快///感了吗?你一刀一刀刺进她们柔软的身体的时候是不是把她们想像成你的女儿?你是变态吗!”


“回答我,你是变态吗?!”


“我没有我不是!”乡本健太郎从喉咙深处发出愤怒的吼叫:“我不知道这他//娘//的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是到如今还想要假惺惺地说你爱你的女儿吗?”太宰治丝毫不留喘息的机会“当你杀害那些女孩的时候你就彻底的失去她了。你从她们身上拿走战利品的时候你感受到了力量吗?你把它们留着收藏吗?抚摸它们就像抚摸你的女儿那样吗?你会一边回忆着一边自、”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对她们的眼睛做过任何事!”乡本健太郎猛地站起来,手铐发出咔的一声爆响。


审讯室里一瞬间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


太宰治又露出了他平日里那种胜券在握的笑容——


——“我从来没有说过,她们失去的是眼睛。”


——————————————————————————————————


这时的中岛敦和青木英子正站在花园里检查报警设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说起来,敦君的眼睛可真好看啊。真的没有戴美瞳吗?”青木英子站在中岛敦身旁,手背在后面打趣道。


“真的好好看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好羡慕…英子好羡慕啊…”声音细小的几乎是在喃喃自语“真想、尝尝看。”


“哈?”中岛敦仰着头看着挂在门上的风铃,完全没有注意到青木英子说了什么。“抱歉你说什么?”


这时一阵凛冽的风刮起来了。


“我说。”青木英子踩着嘎吱嘎吱的落叶悄然站在了中岛敦的身后。“你的眼睛真好看啊,能不能——”


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送给我!”


嘭————!!!


一瞬间天旋地转,随即而来的是一片黑暗。


中岛敦,中岛敦神志清晰时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青木英子那双沾着泥土的靴子。


——————————————————


在审讯室里的乡本健太郎用力的敲着桌子,大声喊叫着太宰治的名字。


急急忙忙赶过来只看见乡本健太郎高深莫测的坐在椅子上,嘴角扬起了嚣张的弧度:


“我们赢了。”

————————————————————————

大声告诉我太宰帅不帅

下次更新,下辈子吧

求评论啊qwq评论是我的动力qwq(顺便来个点文,最好把想看的梗写出来唔

  45 18
评论(18)
热度(45)

© 妖蘖-Acedia | Powered by LOFTER